• 贵州省启动中国专利奖参评项目申报 2018-07-22
  • 2017传媒大事记:荧屏再掀“文化热”媒体融合发展步入深水区 2018-07-22
  • 陪伴孩子手机不离手 家长总“低头”也是“冷暴力” 2018-07-22
  • 韩国平昌玩转高科技 5G通信将迎来奥运会首秀 2018-07-22
  • 中纪委机关报:扫黑除恶关键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 2018-07-22
  • “台独教育部长”灰溜溜下台!台媒:为台湾教育感到悲哀 2018-07-22
  • 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国产手机何时不再“芯痛” 2018-07-22
  • 更聪明更智能 试驾2018款奇瑞瑞虎7 2018-07-22
  • 回复@无碌无福:统一了你还豆?自己豆自己?有病啊? 2018-07-21
  • 勤劳也是错?法国一家面包店连续营业7天遭罚款 2018-07-21
  • 陕京四线干线建成 将成首都新“供气生命线” 2018-07-21
  • 人民幣貶值對煤炭進口影響有限 2018-07-21
  • 美国挑起贸易摩擦必定以损己收场——来自博鳌亚洲论坛中外学者的观察 2018-07-21
  • 柳岩自曝去年被甩经历 男方不到一个月交新女友 2018-07-21
  • 冬季咳嗽不能忽视食疗 冬季咳嗽吃什么 2018-07-21
  • 当前位置>>首页>>科研简报

    高职研究简报2014年第3期(总第51期)

    发布时间:2014-05-29  浏览次数:


     

     

     

    高教研究简报

    2014年第 03 期(总第51期)

    湖北生态工程职业技术学院

    高 职 教 育 研 究 室                              201405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六大新举措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3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支持外贸稳定增长和优化结构有关工作,确定进一步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的政策措施,听取关于劳动者基本权益保障工作汇报并提出要求。

    会议指出,大学生是国家宝贵的人才资源。今年高校毕业生人数达727万,为历年来最多,就业压力进一步加大。要把高校毕业生就业放在今年就业工作的突出位置,发挥市场作用、着力改革创新,优化就业创业环境,力争使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比例双提高?;嵋槿范?,在落实好原有政策的基础上,推出以下新措施:一是将小微企业招用高校毕业生享受社会保险补贴政策延长至2015年底??萍夹托∥⑵笠嫡惺崭咝1弦瞪锏揭欢ū壤?,可申请不超过200万元的小额贷款,并享受财政贴息。二是启动实施“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落实和完善创业扶持政策,帮助更多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在电子商务网络平台开办“网店”的高校毕业生,可享受小额担保贷款和财政贴息政策。三是对离校未就业高校毕业生实现灵活就业并办理实名登记、缴纳社会保险费的,2年内给予一定数额的社会保险补贴。四是加大就业困难高校毕业生帮扶,将现行只限于城乡低保家庭毕业生的求职补贴扩大到残疾毕业生。五是国有企业招聘应届高校毕业生,要在政府网站发布信息,对拟聘人员进行公示。六是简化高校毕业生在不同地域和所有制单位流动就业的落户等手续。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454日)

     

    抓住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的命脉之门

    513日至17日,以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政协副主席杜青林为团长的全国政协“深化产教融合,加快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特邀常委视察团在湖北进行了视察。5天时间里,视察团深入武汉、黄冈两地的多所职业院校实地视察,与校企负责人和师生座谈交流,并听取国家有关部门和湖北省的情况介绍,边看边听,边问边议,了解了真实情况,掌握了第一手材料,对湖北高等职业教育发展情况有了深切的感受,对当前高等职业教育存在的问题有了深入的思考。

    加快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使职业教育能够多层次、多形式、多领域发展,努力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能型人才,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的战略部署。最近国务院将专门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对2020年建成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进行顶层设计和全面部署。全国政协长期以来也对职业教育发展给予关注,今年6月将召开一次专题协商会,围绕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加快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建言献策,本次视察就是为这个会议作准备的一次重要履职活动。

    湖北是人力资源大省,科学教育资源丰富,职业教育特色鲜明,特别是近年湖北着眼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在高等职业教育方面探索了许多宝贵经验和有益做法,5天行程下来,视察团成员感到“有很好的收获,达到了预期目的。”

    困扰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的问题很多,这次视察所选择的产教融合这个点是关键所在,是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的命脉之门。在打通这个“命脉”的过程中,湖北有什么好的经验?委员们有哪些思考?视察团给出了答案。

    湖北经验:组集团建品牌强实训育名师

    视察团了解到,湖北省2012年出台《推进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意见》,按照“资源共享、平等合作、优势互补、互惠共赢”的原则,以专业为纽带,由重点高职院校牵头,其他高职、中职学校、企业、行业组织参加组建职教集团,截至2013年底,湖北全省已经组建各类职教集团31个。视察团认为,这种模式使校企合作由传统的“点对点”服务向“面对面”服务转型,有利于形成职业教育服务行业产业发展的新格局。

    据湖北省副省长郭生练介绍,近年来,湖北围绕当地支柱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发展,以省级职业教育集团为载体,通过部门、企业联动,整合重点职业院校、重点行业企业资源,努力建成十个左右在省内领先、全国一流的职业教育品牌。目前已立项建设6个。

    视察团的建议:着眼长远突出改革注重质量

    “设备易得,技工难求。”这是企业的反映;“校企合作,学校热、企业冷是一直存在的问题”,这是学校的心声??此泼艿墓鄣闳吹莱隽烁叩戎耙到逃⒄沟墓丶?font face="Times New Roman">: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作为当前我国高等职业教育最薄弱的环节,双方的契合点到底在哪里?推进这项工作,应该做些什么?视察团给出的意见是:推进产业融合和校企合作,要着眼全局和长远,把握我国经济特别是产业升级的大势;要突出改革和创新,增强各方面积极参与的内在动力;要注重质量和效益,切实提升高等职业教育的整体水平。

    视察团认为,加快高等职业教育发展要把握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对深化产教融合的新要求,既要立足和服务当前所需,也要注意把握经济和科技产业发展趋势,把发展高等职业教育提升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纳入科教兴国战略统筹谋划部署,全面提升人力资源整体素质,抢占世界经济发展的制高点。

    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要坚持问题导向,突出改革创新,高等职业教育发展中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也要坚持这个原则。视察团建议探索建立政府主导、行业指导、企业参与、学校主体的办学体制机制,充分发挥各自在产业规划、经费投入、实训基地、教学管理等方面的优势,形成叠加和溢出效应。要建立完善以政府为主,社会参与的多元经费保障机制,加大实训基地、师资队伍建设的资金投入力度,要探索以董事会、理事会等形式共建共管高职院校,加强对校企合作的监督和引导。要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校企合作双方的法律地位、权利义务。

    职业教育具有大众化、民生性等属性,视察团认为,越是这样越需要在促进产教融合和校企合作中更加重视高等职业教育的质量和效益。为此建议,高职院校要注重思想素质教育,把立德树人作为根本任务。要针对高职院校学生今后主要在生产服务管理一线工作的特点,重视加强职业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重视培养诚信品质、敬业精神和责任意识。要加快特色学科建设,进一步明确高职院校的定位,找准人才培养、社会需求的特定领域,形成各自学科专业的特色优势,发挥职业教育引领行业发展的作用。加强双师型教师队伍和实训基地建设,努力提升职业教育特别是高等职业教育水平,加强信息化建设,建立信息互通和资源共享机制,用先进科技手段提升教学规范化水平和职教工作效率。

     (来源:人民政协报20140526日)

     

    新型职业农民 谁来培养

     近日,教育部、农业部联合发布的《中等职业学校新型职业农民培养方案(试行)》提出,为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将由国家承认的涉农中、高等职业学校招收50岁以下、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的务农农民以及农村新增劳动力。

    聚焦新型职业农民

    “人口大国无人种地”,这个论断绝不是危言耸听。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国家和各部委都在行动——2012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大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以解决未来“谁来种地”的问题。201110月,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九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面向农村的职业教育意见》。同年11月,教育部等九部门共同召开加快发展面向农村的职业教育工作会议,推动落实文件内容。

    职业院校成为培养新型职业农民的重地。

    43日,教育部办公厅、农业部办公厅联合发布了《中等职业学校新型职业农民培养方案(试行)》(以下简称《培养方案》),标志着我国中等职业学校向广大农民敞开了大门。“新型职业农民要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和职业道德、良好科学文化素养和自我发展能力、较强农业生产经营和社会化服务能力,适应现代农业发展和新农村建设要求。”《培养方案》中这样表述。

    教育部职成司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新型职业农民与传统农民的区别在于:在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中加快去除“农民”的身份属性,使新型职业农民逐步走上具有相应社会保障和社会地位的职业化路子,实现从身份向职业的转变;加大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力度,加快发展现代农业,以专业化、规?;?、集约化、标准化生产经营为目标,实现从传统农业生产向现代农业生产经营转变;引导新型职业农民逐步走上“家庭经营+合作组织+社会化服务”新型农业经营体系的组织化路子,以解决保供增收长效机制中存在的问题,实现从传统小农生产向社会化大生产转变。

    农业人才的培养以往依赖于应用型教育培养相关专业学生,通过政策引导其毕业后进入农村工作。让农民“回炉”职业学校,培养职业农民,农业职业院校能否承担重任呢?

    农业职业院校困境

    全国农业职业教学指导委员会课题组最近发布了《2013全国农业职业教育年度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课题组选取了全国182所农业职业院校(农业高职院86所、农业中职校96所)作为样本,样本分布于我国东、中、西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调查内容涉及办学基本情况、涉农专业情况、服务三农情况以及具体办学成效、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等,较为翔实地反映了2012年全国农业职业教育资源的发展现状。

    我国农业职业教育发端于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全国兴办的一批农务学堂,如今已有百余年的历史。然而,近两年来,我国农业职业院校因生源严重不足,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开办的涉农专业数量锐减,在一些农业高职院校中涉农专业学生比例甚至不足20%。教育部等五部委的一项联合调查也显示,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共有各类农业中等职业学校530余所,而到目前为止,农业职业院校和涉农的职业院校仅剩237所,十余年间锐减近300所。此外,“农”字头的职业院校中非农专业强于涉农专业的现象也不鲜见。

    86所农业高职院校生师比平均值为22.51,96所农业中职校生师比平均值为21.41”,课题组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而农业高职院校生师比的合格标准为181,可见农业职业院校教师总量不足,部分教师仍处于超负荷的工作状态??翁庾榈牡鞑榉⑾?,农业中职学校2012年平均每校拥有双师教师职数75个、正高教师职数1个、副高教师职数47个。我国大部分农业职业院校的师资水平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的师资队伍建设成绩尤为显著,各农业职业院校均拥有一批双师型教师。但值得注意的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师资队伍建设仍不尽如人意,人员编制的不配套,造成了师资队伍新的断层。

    《报告》指出:师资力量并不是农业职业院校发展的主要问题,农业生源劣势、专业结构弱化、农业职业院校人才培养模式缺乏创新,导致农业职业院校招生难。我国农业职业院校近年来招生数呈逐年减少态势,且生源多以农村为主,涉农类专业的招生尤为困难,涉农学生仅占182所农业高职院校在校生总数的33.3%。而在部分农业职业院校内部,非农专业比重有所加大,涉农专业数量逐年减少,涉农专业数不足10个的农业高职院校有55所,农业中职校达81所,甚至有个别院校涉农专业开设职数仅为1个。

    “有些农业职业院校因发展定位不明,原本条件较好的专业不能做大做强;有些农业职业院校由于农业类专业招生困难,被迫开办了与自己原先专业无关的新专业;有些农业职业院校对实习、实训场所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学生实践能力差,就业竞争力弱,反过来制约了学校的招生;有些农业职业院校专业结构趋同化,造成了农业职业院校专业结构的弱化,人才培养方案也严重滞后于农业现代化的发展要求。”该课题组负责人、江苏农牧科技职业学院党委书记吉文林为记者历数涉农专业发展的问题,他对此不免担忧:“农业类高职院校对普通高中毕业生缺乏吸引力,部分农业职业院?;瓜萑氚煅ЮЬ?,有的已经转行,有的被兼并,极少数甚至有倒闭的风险。目前,社会对涉农毕业生有需求而无供给的问题已经出现。”

    课题组认为,农业职业院校困境的背后,反映的是以政府为主导的多元化投资体制尚未形成,农业职业教育资源总量不足,且配置失衡。目前,经费投入的短缺依然是制约我国大部分省份农业职业院校持续快速发展的瓶颈所在,政府职教经费对农业职业院校没有倾斜政策,国家财政没有支持农业职业教育的专项经费,虽有时从其他部门获取少量资金,但常常是临时、偶然、非机制性的投入。

    农业职业院校能否破局

    面对农业职业院校如此窘境,有学者提出所有中职学??梢砸耘嘌笱д叩闹耙导寄芪龇⒌?,不设年龄限制,宽进严出,向具有初中毕业学历者全面开放。政府必须给农业职业院校拨付职业农民培训的经常性经费,对学校提出培养人数、专业、质量要求。

    而此次《培养方案》所设路径即是如此。新型职业农民中等职业教育实行弹性学制,允许学生采用半农半读、农学交替等方式,在26年内分阶段完成学业。共设置了种植、畜禽养殖、水产养殖、农业工程和经济管理五个专业类,累计修满2720学时、获得170学分即可毕业,获得国家承认的中等职业教育学历,由学校颁发中等职业学校毕业证书。

    教育部职成司有关负责人在相关政策解读中指出,农业职业教育不单单包含以往侧重于技术和技能的职业培训,而是从观念、理念、道德、技术、能力等方面全方位提升农民素质的系统教育。

    国家承认的公办、民办涉农中、高等职业学校,如果具有连续10年以上的涉农专业办学资历,具备相应的基层办学能力,能够进村、入社、到场,方便农民就地就近学习,具有相应专业及课程开发的能力,具有相应的农民教育培训经验和师资力量,都拥有培养新型职业农民的办学机构资质。

    这无疑给农业职业院校提供了发展的新方向。农民居住分散、学习要与生产兼顾,这就需要农业职业院校适应实际,主动帮助农民做到集中学习与农业生产交替进行,将教学班办到乡村、农业企业、农民合作社、农村社区和家庭农场,重视学用结合、学以致用。这种做法解决了招生难的问题,同时有关部门正在研究的推动国家建立出资购买农民学习成果的公益性经费补偿制度,将给农业职业院校增加制度性的经费支持。

    对农民来说,老师就在身旁,可以边学边问边干,容易取得学习效果。农民一旦尝到了致富的甜头,就会产生接受教育的自主积极性。长远来看,帮助农民走上职业化教育道路,农民便不再是一种身份印记,而是一种新型的职业选择。

    职业教育全面向农民和农民工开放,将是推进改革的重要力量;政府花钱购买职业农民教育培养是关键环节。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455

     

    中国高等教育需多极发展

    改革原有本科院校教育模式非常正确,但是不应该减弱其原有合理的教育成分,如果将现有本科院校一味向“高职”靠拢,忽视理论学习,势必造成需要坚实理论基础的高端人才培养不足。

    由于“大学生过剩”与“技工严重缺乏”情况严重,教育部下一步改革方向已经明确:将占全国大陆高校总数50%600多所大学本科院校转向为职业教育。

    是不是一定要不分青红皂白将600多所大学本科院校全部转向职业教育?是将大批本科院校转为职教还是在部分转向的同时大量增加原有职业教育院校招生规模?这个教改方向是应对目前市场需求的应急之措,还是长远之计?这些问题没有弄清楚的前提下,如此“大手笔”,不得不让人怀疑此次高教转向改革可能又是一些决策者头脑发热之下的不成熟之作。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1999年为了应对社会经济迅速发展带来的挑战,中国大陆走上了高速扩大大学招生规模之路,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从1978年的1.55%增长到201334.5%,中国迅速成为世界学生数量第一的高等教育大国。在这个过程中,所谓的本科教育和职业教育招生一直没有按照合理的比例扩大,一味贪图规模和形式上的“高大上”,以至于最终造成如今高等职业技术人才奇缺,难以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尴尬局面。

    “社会经济发展未动,教育先行。”高等教育改革事关国家兴衰,不管怎样进行改革,都应该按照一个不断完善的长远规划来进行。此次“一刀切”地将1999年升级为本科的大学集体转向为高职,违背了教育发展规律,也体现出教育政策的不科学性。

    当然。目前及将来一段时间,加大高等职业技术人才培养力度的转向势在必行,但是在改革的方式上要进一步斟酌。

    要用发展的眼光进行高教转向改革。中国大陆与主要发达国家及地区70%以上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之间存在较大的差距。中国近几年普通本科招生人数和高职招生人数都在300多万,接近1:1的比例,而发达国家所谓本科招生人数与类似于高职的招生人数比例都不低于1:4;此外,中国2013年人均GDP5414美元,如果要在10年后实现翻番,人均GDP超过1万美金,从发展中状态开始进入发达状态,就应该让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向70%靠近。如此算下来,如果中国大陆本科生不再扩招的话,现在本科生人招生刚好达到社会经济发展所需数量。因此,中国本科生招生规模虽然不必扩大,但是也不必“裁撤”;中国下一步的目标应该是尽快扩大高职教育规模,而不是缩减本科教育规模。

    在扩大职业教育规模的同时解决职业教育培养质量的问题。当前,职业教育专业设置上定位不清及和市场结合度不高,过度重视建设轻视教学质量现象普遍存在,酒店、旅游、空乘等高职生存在吃“青春饭”恐惧,家长学生对高职带有传统歧视心理等问题导致高职招生困难,成为继续扩大职业教育的瓶颈。因此,打破瓶颈,扩大高职教育规模的同时进一步增强高职生社会竞争力是下步教改要做的一件重要正事。

    进一步提高本科及以上高等教育质量。实际上,中国各行各业“高、精、尖”端人才和高素质高职人才一样都非常缺乏,环顾现实社会,真正有“含金量”的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员在我们基层工作岗位中不是“过剩”,而是远远不足。本科教育和高职教育对学生而言,都存在职业教育的成分,并无区别,只是以往的本科教育没有对此进行强调而已。此次高教转向改革加强本科院校对学生职业培养力度,其实只是一种理性“回归”,要改革掉的问题更多的是教育模式的问题而不是学生人数比例的问题。因此,改革原有本科院校教育模式非常正确,但是不应该减弱其原有合理的教育成分,如果将现有本科院校一味向“高职”靠拢,过于强调应用技术的职业培养而忽视理论学习,势必造成需要坚实理论基础的高端人才培养不足,从而损害中国进一步发展。

    (来源:中国网20140511)

     

    重视职业教育是理性回归更是战略抉择 

    近日,一则“600多所本科高校将转向职业教育的消息引来各方高度关注,即国家教育部改革方向已经明确,其中,1200所普通高等院校中,将有600多所转向职业教育,转型的大学本科院校正好占高校总数的50%。今后,我国将以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为突破口,对教育结构实施战略性调整,而这一调整集中在高中和高等教育阶段。

    另据公开报道显示,本次高校改革调整的重点是1999年大学扩招后专升本6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有望率先转作职业教育。目前,教育部已 经成立了联盟,有150多所地方院校,报名参加教育部的转型改革,但改革的更多细节目前还不方便透露。

    对此,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相关专家认为,明确将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作为今后教育改革的突破口,可谓是对早前我国高校办学一味追求高大全、假大空理念的深刻反思,且释放了让高等教育回归理性的积极信号;在当前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和社会各类需求脱节矛盾越发强烈之际,以职业教育为教育改革牛鼻子,更是国家做出的一次战略抉择,即要让高等教育更加贴近实际,从而带来牵一发动全身的效果。

    为持续不断的大学升格热泼冷水

    毋庸置疑的是,重新重视起职业教育是对过去高校办学理念的反思。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吴遵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直以来,我国高等教育都倾向于向综合性大学发展,尤其是随着改革开放,教育届也出现了一波浪潮:专科院??剂η蟪晌究圃盒?,学院要变成大学,综合大学就力争向211、985一流挺进。

    在吴遵民看来,这实际上是教育学界的一种高烧,升格的热潮也一直持续了几十年。应该承认,以前的大学和未来的职业需求是紧密关联的,但持续不断的大学升格热,导致高校一味地追求高大全、假大空,导致千校一面和生源的大规模扩张。吴遵民认为,问题是,由此带来的后果是培养出来的所谓人才已经逐渐无法适应现在的就业市场需求。

    明确将600多所高校转向职业教育既是对大学重新进行定位,也是为持续不断的大学升格热泼了一盆冷水。吴遵民说,当前,我国高等教育急需回归理性,重视职业教育无疑是对高校办学冒进、虚火的病症开出了处方。

    对此,本报观察家、中国人民大学发展中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彭刚也对本报记者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在高校规模和招生规模持续冲高的同时,我国人力资源培养也在受到严重的传统观念禁锢,比如,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等。其中,将动手能力等体力劳动者视为低人一等,并在社会地位和福利水平上形成差别,正是扭曲的社会观念,这对社会进步和物质资料生产显然形成了阻碍。

    借助发展高等职业教育,让高校办学理念重回理性之际,国家不妨通过政策引导、资金鼓励等一切可为手段,促进高校转型尽早实现。彭刚认为,让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实现对接,也将让社会进步和物质资料生产面临的问题迎刃而解。

    将发展职业教育视为战略举措

    对于教育部明确推进600多所本科高校转向职业教育,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高等教育向职业教育类型方向转型是正确的,我国高等职业教育应在目前以大专层次为主的基础上,适当发展本科层次乃至研究生层次的高等职业教育,可以培养高层次应用型技术人才,完善我国目前的人才体系结构。

    据周洪宇介绍,在世界范围内,许多发达国家在实现工业化的过程中都会把发展职业教育作 为重要战略措施。而我国的职业教育还面临着资金短缺、城乡投入差距较大、意识不到位等问题。周洪宇说,当前,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相比于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明显处于弱势地位。但工业化国家和地区的发展历程证明,高等职业教育必须逐步高移化,并要培养出高层次应用型技术精英。

    对此,彭刚也认为,在当前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和社会各类需求脱节矛盾越发强烈之际,尤其是伴随我国工业化和城镇化进入全新发展阶段之际,尽早还职业教育应有地位,是国家应该做出的战略抉择。

    所谓抉择,就是要在高等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之间找寻到一个平衡点,将二者置于公平、统一的平台之上,以期共同发挥为经济社会进步发展输送人才的作用。彭刚说。

    周洪宇也认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共同承担了整个教育的目标和任务,只是在内容和实现方式上有着显著不同,但在实现过程和作用上又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职业教育作为独立体系,应与普通教育平行,其中不仅包括中职、高职,也应该纳入本科乃至研究生;此外,高等职业技术学院如果办得好,也可以升为本科,但应当控制在合适的比例。

    职业教育担当重任仍待重新认知

    尽管国家明确了重视发展职业教育的改革方向,但当前社会上固有对职业教育评价较低的认知无形中成了一大阻碍。

    在吴遵民看来,全社会应该重新审视对职业教育的认知,要认清职业教育的定位。社会上长期存在的将职业教育视为乞丐教育、讨饭教育的偏激看法必须得以扭转,否则,即便是改革明确了重视职业教育的发展方向,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激和鄙视也将存在。吴遵民说。

    对此,彭刚表示,想要扭转社会上的扭曲认知,还需要整个社会思潮和政府政策加以左右,比如,从舆论引导上加强正面引导;让职业教育培养出来的人才真正受到尊重,也必须在福利水平上给予适当提高。

    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尊重市场的作用,职业教育的改革也是对市场的进一步顺应。彭刚认为,确保高校主动投身转型职业教育,以及社会形成新的正确认知,需要从以下两方面着力。对于高校。彭刚说,从国家角度来讲,应该鼓励符合转型发展职业教育条件的高校转型,通过政策扶持、教育经费拨付以及师资的福利薪酬等方面予以促进,与此同时,还应强化校企合作,让职业化教育培养的人才能够与企业实现对接,最大限度地让这些人才学有所用。

    对于社会。在彭刚看来,这需要逐步在全社会形成对职业人才的重新认知以及薪酬提升等良性循环,这样才能逐步让转型成功,这是长期的过程,在我国,现在的教育受到严重的传统观念影响,关键在于,必须加以引导才能促使市场提升职业人才的福利水平。

    职业教育或带来“牵一发动全身”效果

    近年来,伴随高校一味地追求不断升格以及生源扩招,非名校不上的理念造成的传导效应已然波及中小学教育,这也让高考这本就承载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意味的高等教育招录方式显得越发不合时宜,虽然教育部门千方百计破除一考定终身的尴尬,但效果仍然不尽人意。

    而找寻破题之策更是教育届的一致目标。吴遵民认为,促进部分高校转向职业教育,无疑是牵住了教育改革牛鼻子,也势必带来牵一发动全身 的效果。

    吴遵民重申,现阶段,将一部分大学转向发展成职业类大学是十分必要的,这并不是对高等教育的贬低,而是重新回归理性定位。这意味着,未来我国职业教育除原本的高职、高专等,还将增加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类型。吴遵民强调,一部分大学重新定位于职业类大学,对人才的培养和经济社会进一步发展都是有好处的。

    吴遵民表示,一旦形成定位清晰的人才培养方向,可以预见,未来的高考方式也将更趋多元化,也可一改当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和一考定终身的弊端。

    但这需要教育部门形成配套和跟进的政策措施,比如将高考录取方式一分为二,一类是学术型的,一类是职业型的,让各类别生源能够真正学以致用成为各领域的人才,也可最大限度地节约和高效利用高校资源。吴遵民说,不难想象,如果这一目标得以实现,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都将回归教书育人的本质,并从此摒弃呈脱缰之势的功利化教育。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4514

     

     

     

     




    紫金国际平台代理 | 北京赛车10时时乐投注 | 紫金国际平台代理 | 北京赛车10时时乐投注 |